《我的姐姐》:撕开了“长姐如母”的遮羞布,却仍旧只是隔靴搔痒

《我的姐姐》:撕开了“长姐如母”的遮羞布,却仍旧只是隔靴搔痒

五一档即将来临,《悬崖之上》、《古董局中局》、《金钱帝国》等大片蓄势待发,电影粉们已经做好了迎接新一轮观影热潮的准备。

在五一档与清明档的过渡期,剧场版柯南也成功为大银幕预热,三天斩获过亿票房,剧情掀起了“新兰”与“柯衷”CP粉的热搜大战。

而曾经被视为清明节最大黑马的《我的姐姐》,却慢慢有观众“遗忘”的迹象,票房突破6亿大关之后便涨势缓慢,目前预测成绩已达不到9亿。

它没有击败“前任”《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明显已经没有后力去抵抗大片云集五一贺岁档,这是一个很可惜的现象。

虽然当下7亿多的票房对《我的姐姐》来说已经是高回报收获,甚至是小爆款黑马电影的优秀实绩,但它距大爆黑马之路,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击中现实痛点,《我的姐姐》拥有大爆筹码

国产电影崛起之后,票房黑马接连现身。

《泰囧》、《夏洛特烦恼》掀起喜剧热,《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引领黑色幽默,《战狼》、《流浪地球》、《哪吒》等打开类型片的口碑市场。

到了2021年,引发全民共鸣的亲情片《你好,李焕英》,引来了院线复工后最大一波观影热潮,如今票房成绩已跃居影史第二名。

亲情片《我的姐姐》是介于《你好,李焕英》和《我不是药神》之间的类型片,而这一类电影中的大爆之作,往往拥有两大筹码。

其一,话题要有全民共情能力,直击观众痛点。

《我不是药神》撕开了白血病患者的困局,也同样勾起了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因病致穷”痛点,在规则与生命之中,人们迫切需要“英雄”救赎。

《你好,李焕英》将喜剧与“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亲情软肋抛给观众,在合家欢的贺岁档,这部电影打开了观众的亲情泪门。

《我的姐姐》则撕开了千年来“长姐如母”传统美德的遮羞布,重男轻女思想下人们对女性价值的无形剥削,让姐姐们的委屈得到艺术宣泄口。

也让大众看到了那些无私“姐姐们”为样情所做出贡献。

片中姑妈与姐姐两个角色相互映衬,姑妈是传统美德里的善良姐姐典范,为了弟弟、丈夫、孩子贡献了她的一生,一度觉得这是每个姐姐都应该做的。

她代表的是现实中大多数姐姐的一生。

直到年轻的侄女撕开了她“长姐如母”形象背后的隐伤,岁月静好的亲情、弟弟们潇洒的生活,背后都是姐姐不断地退让与自我牺牲。

这一现状给太多女性带来痛苦,也麻木着太多女性,影视艺术将这个话题搬上大银幕,对督促社会自省意义颇大,是能引起大多数观众共鸣的议题。

其二,演员与作品质感,需要合观众眼缘。

大众对电影好坏的划分,故事虽是核心,品相却也同样影响不小,如果卡司团队与电影质量不够有观众缘,往往也调不动大众的观看欲望。

在这方面,《我的姐姐》能够拿到超高分数,走生活向的电影风格在当下很受观众认可,而且,演员团队拥有强劲且可持续的号召力。

女主角张子枫被誉为00后电影之光,演技纯朴动人又不走流量路线,路人缘极佳,配角朱媛媛、肖央等人,更是讨喜的中年实力派。

尤其是多年未活跃在大银幕的朱媛媛,她与袁泉一样都是低调却演技惊艳的实力派中年女艺人,她的表演与幕后故事,都是电影口碑发酵的重要助力。

故事痛点有掀起全民共鸣的潜力,画面风格与卡司团队又有观众缘。

如果口碑发酵得当,《我的姐姐》再创《少年的你》票房,甚至接档《你好,李焕英》走上大黑马之路,都有不低的概率。

然而,这些元素的确助力《我的姐姐》成为清明节黑马,却也仅让这匹黑马欢快地跑了一周左右,随后电影票房便进入低迷状态,委实浪费了好筹码。

究其原因,还是编剧和导演想要的太多,却又不够大胆。

立意不鲜明,《我的姐姐》浪费了大爆机会

《我的姐姐》票房分水岭是在作品争议产生之后,电影上线后观众对于结局的评价非常两极分化,有人点赞感人,有人批判圣母。

对于电影结局,直观来看算是开放式的,画面定格在姐姐从领养家庭带走弟弟玩耍的镜头,亲情的羁绊回归,主角的选择则不直接公布。

是玩耍过后重新将弟弟送回领着家庭,然后进入追求自我价值之路?还是姐姐决定抚养弟弟?抑或姐姐准备寻找更“完美”的处理方式?

喜欢的观众认为结局有这三种解读,可以满足所有观众的诉求。

编剧和导演私下采访中则表示电影要传递的是要支持每个人的选择,不必重复老一辈的套路,也不应该给大众一种选择做支配。

不喜的观众则认为编剧在粉饰太平,名为开放式结局,实则还是让女主进入了姑妈的老套路,两个小时个人与亲情关系的纠结毫无意义。

客观来说,七话能理解导演与编剧的场外解释,她们试图打造一个引导观众自己去做选择的“完美结局”,认为没有唯一标准答案。

想要的太多,反而模糊了作品立意。

重男轻女思想下对姐姐的剥削议题,能引发观众全面共情的并不是一个含糊的支持选择,这个问题最难解的点不在于支持选择,因为做选择实在太难了。

片中的姑妈没有选择权吗?她有的,但她没有力气选择牺牲自己以外的道路,外人的支持不能化解家庭对她的压迫。

一旦选择拒绝母亲和弟弟,她便要成为家庭的“罪人”,成为自私的“坏姐姐”,重男轻女思想与亲情羁绊一直束缚着她,这是现实中大多数姐姐面临的难题。

要亲情,还是做自己?

片中的女主没有选择权吗?她有的,但亲人在阻挠、舆论在阻挠,最后,回归的亲情也在阻挠着她的内心抉择,让她从坚定到迷茫。

编剧想要告诉观众亲情与个人追求是应该共存的,但女主如果想要保持与弟弟的亲情,她又如何去选择追求自己的梦想呢?

这个问题一旦产生,便没有两全之法。

无论在电影还是现实,都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可供姐姐们去选择。

电影成绩便是最好的证明,如果鼓励大众做自由选择是这个社会痛点需要的指引,《我的姐姐》票房便不会在第一波影评面世后进入低迷状态。

不可否认,有非常喜欢《我的姐姐》的观众,但这些观众却未必涵盖所有能与痛点共鸣的那一波人,否则支持者同样能让《我的姐姐》票房高开高走。

艺术探讨的核心不应该是教观众去自由选择,而是彻底撕开问题产生的根源,把重男轻女的痛点与引发的悲剧,以更加鲜明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要么彻底的悲剧,让观众看到过度重男轻女的思想给姐姐和年幼的弟弟带来的痛苦与迷茫,引发社会反思畸形的思想,而不是只引发了社会去感谢姐姐的付出。

这不是美德,而是剥削,当剥削者只想到去感谢被剥削者时,已经证明电影立意模糊了。

要么,学习一下艺术视角鲜明的《狗十三》,主角的反抗被亲人彻底打压,家庭成功驯化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既真实又讽刺性十足,让人不寒而栗。

只有产生问题的根源被彻底撕开,只有让姐姐们看到重男轻女观念如何一步步蚕食自己,只有社会全面反思警醒这个问题,才能一步步击败这个痛点。

姐姐并不缺选择权,她们只缺一个公平的人生。

《我的姐姐》团队出发点很好,社会痛点捕捉能力也很强,但对于这个痛点的挖掘与探讨,仍旧太表面化,视角停留在了社会大同的和谐步调里。

这便如隔靴搔痒,找对了皮肤溃烂的地方,却挠不到人心里。

观众的共情被调动了,却又被置于空中无法得到宣泄,这个结果最终反馈给了电影票房,让《我的姐姐》浪费了天然大爆款筹码,停留在了小爆款行列。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1 2345m.com  E-Mail:  

观看记录